您好,欢迎光临赣州虔宁企业服务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创业指南>  
章贡区办学许可证怎么办也被逐渐提到日程吗

章贡区办学许可证怎么办在营转非大限将至,学科类机构是否清零,教培行业战战兢兢时,艺术类的机构的监管也被逐渐提到日程,继*发布了《*市非学科类(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市发布了非学科类的机构的监管政策,随后*也发布了艺术类培训监管办法,在所有的监管政策中,笔者发现,艺术类培训机构其实是不需要办理办学许可证的。

监管部门的变更,预示艺术类机构申请办学许可证或成历史

双减之后,**7地(北京、郑州、金华、*等)已经明确规定教育部门负责中小学学科类培训机构和各类外语培训机构的管理,文化和旅游部门负责文化艺术培训机构的管理,体育部门负责体育培训机构的管理;科技部门负责科普知识培训机构的管理,托育归卫健委管理,监管部门的变更,意味着艺术类培训政策的变更。

首先,文化和旅游部门不具备有颁发办学许可证,但是可以发布规范艺术类培训机构的政策,一样具有类似于办学许可证的效力,其次不颁发办学许可证,不是意味着艺术类机构不正规,艺术类培训机构依然需要办理营业执照,依然需要按规范经营接受监管。


1.jpg


监管政策对艺术类办学许可证一字未提

章贡区办学许可证怎么办仔细翻看,《*南岸区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申请办学许可证指引》、《*市非学科类(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市中小学生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准入指引(试行)》等地艺术类监管政策*会发现,这些文件几乎都是对艺术类机构设置、运营做到标准性规范,而且所有政策发布部门都是当地的文旅局,但是文件中几乎没有提到艺术类机构需要办理办学许可证,也没有相关字样作明确规定,很好地印证了艺术类机构不用办办学许可证。

其实,细看这些艺术类的监管政策比办办学许可证可严格的多:

1、 办学面积300平,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

2、开办资金不得少于20万元, 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

3、所聘任的专兼职教师**持有教师资格证,专职教师不少于3人

4、需要缴纳预付费保证金,接受预付费资金监管

除了这些共同规范特点外,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发布的地区越来越多,监管的范围也越来越大,意义已经大过了办不办办学许可证的问题了。

无证监管胜有证

虽然艺术类培训机构不用办办学许可证,其实实际反而比办证的要求更高、成本更大。在双减前,虽然部分地区要求艺术类培训机构需要办证,但是大部分地区并没有明文规定,这*给了艺术类机构经营的自由选择。如今双减之后,艺术类的监管政策逐渐发布并明朗,意味着艺术类培训的规范制度也会逐步完善。

目前,艺术类的监管政策虽然在各地逐渐推出,还未**落地。但是一旦落地,对于艺术类培训机构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开办资金虽然不用捐赠或者实缴,但是资金监管、办学面积仍然是两大门槛。有业内人士预测,300平的办学面积能挡住70%的艺术类培训机构。虽然艺术类的机构没有限时限价,但是培训机构时间不能晚于20:30,预付费保证金和资金监管,仍然对艺术类机构产生巨大的影响。培训时间不能晚于20:30,在公立学校延时托管的情况下,等于艺术类机构平时的培训时间没有了,预付费保证金和资金监管,需要缴纳6个月的学费,对于机构来说,资金链将会面临严重考验。

章贡区办学许可证怎么办艺术类培训机构即便不办办学许可证,面临的监管压力空间**!双减之下,任何涉及校外培训的机构都很难独善其身。

一则外媒报道,又在资本市场上激起一点浪花。这则报道称,中国计划发放校外辅导牌照,受此消息影响,在美上市教育类股价飙升,高途、新东方等教培龙头一度涨超30%。

不得不说,这是对国家规范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的“误读”。还有投资者对“双减”政策、对放开学科类培训,尤其是线上学科类培训还抱有幻想,并利用各种并不存在的“利好”消息进行资本炒作。

“双减”加强对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的监管,不可能放松。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及投资者,也不要再观望,**配合监管规定,依法依规经营,或者根据企业自身情况推进转型、退出。

政府计划对线上学科培训机构发放牌照,这一消息是正确的。但是,解读却是错误的。

“双减”意见规定,对原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改为审批制。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对已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排查,并按标准重新办理审批手续。未通过审批的,取消原有备案登记和互联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

今年9月,教育部会同**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民政部、市场监管总局印发《教育部办公厅等六部门关于做好现有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由备案改为审批工作的通知》,*做好现有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由备案改为审批工作进行部署。通知强调,教育部会同相关部门明确线上机构审批设置基本要求,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按统一的设置要求,对线上机构实施审批,审批通过后发放办学许可证,并在同级民政或市场监管部门分别登记为非营利性或营利性法人。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线上培训机构,一律登记为非营利性法人。

也*是说,之前我国的线上学科培训机构并不需要办学许可证,推进“双减”后,**获得办学许可证才能举行培训,且面向义务教育阶段的线上学科类培训**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这不是“放松”对在线学科类培训的监管,恰恰相反,是加强监管。获得线上学科类培训办学许可证的培训机构,**按“双减”规定经营,不能在节假日、双休日、寒暑假开展培训,也不得进行资本运作。

为深入贯彻落实**“双减”工作部署,严格监控各地线上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是否违规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学生正常上课及休息时段等限定时间内开班培训,教育部组织专业团队迅速建立了线上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日常巡查制度,开展**常态巡查。截至目前,共连续不间断开展了4次巡查,掌握了一批违规线索,并建立了违规培训机构动态库,共涉及**12个省份、50余个培训机构。目前,相关省份已责令培训机构进行整改。从监管部门的监管行动中,丝毫没有放松监管的迹象。

另外,对于线下的学科类培训机构,今年年底前也将另发“牌照”,即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营改非”的牌照。教育部等部门要求,2021年底前,完成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的行政审批及法人登记工作,培训机构在完成非营利性机构登记前,应暂停招生及收费行为。

出现“误读”原因是有多方面的。其一,部分资本炒作。“双减”明确规定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不得进行资本运作,上市融资,*已经让所有义务教育阶段的线上、线下学科类培训不再有营利空间。

根据“双减”意见,已经上市的教育类公司,如果有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培训业务,**进行剥离,如果上市教育公司只有这一业务,又不准备转型,则要选择退市。对此,资本应该是明确的,但仍想利用各种题材进行炒作,收割利益。

其*,对于“双减”政策的执行,依旧有观望情绪。有的机构认为,“双减”很难坚持到底,毕竟家长对学科类培训的需求是存在的。只要这一需求存在,在无法治理转向地下的隐形变异培训时,监管部门只有恢复允许学科类培训机构在节假日、双休日、寒暑假开展业务。这是“误读”的市场基础,显然轻视了推进“双减”的决心,“双减”督导已被列为2021年教育督导工作“一号工程”。

当然,推进“双减”,不能只抓校外培训机构,还**疏导家长对培训的需求。不有力疏导培训需求,培训*会转到地下,加大治理的难度,甚至会出现地方的政策反弹。疏导家长的校外培训需求,是在从严监管校外培训机构之后,更艰巨的任务。